<u id="fhx7f"></u><span id="fhx7f"><u id="fhx7f"></u></span>
  • <span id="fhx7f"></span>
  • <s id="fhx7f"></s>

    <s id="fhx7f"><noscript id="fhx7f"></noscript></s>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现在的位置: 玛沁新闻网民俗文化
    雪山乡牧民群众永远不会忘怀的老人 ——追记果洛州玛沁县雪山乡老书记陶振华
    来源: 玛沁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1-08-10 11:10:20
    编辑: 玛沁县新闻网

      雪山乡,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北部一个海拔4200多米的人口小乡,距离玛沁县城86公里。上世纪七十年代,这里被称为雪山公社,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9个公社当中唯一不通公路的地方。穷、生活原始、过日子听天由命,是那个时代生活在雪山乡牧民的真实写照。

      如今,站在德马高速横跨与雪山乡乡政府两侧的大桥上俯视,学校、卫生院、通讯和网络基站,以及排列有序的砖瓦房和整洁的村道尽收眼底。眼前的雪山乡已是玛沁县最富有的一个乡镇,2020年,全乡2110名牧民的人均收入达到了1.7万多元。这与半个世纪前的画面有着天壤之别。

      改变的“催化剂”是一条路——东雪公路。这条全长57公里,修于天堑间、跨于湍流上的沙土公路,曾是雪山乡40多年时间里,唯一的经济发展和改善生活的“动脉”,它的出现离不开一个人,当地人心目中的好党员、好书记——陶振华。

      2014年陶振华病逝于西宁,雪山乡牧民自发为他塑了一尊半身像,静静地矗立在雪山乡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内,塑像两侧每一件展示的遗物是陶振华一心“为人民服务”的见证。

      与天斗与地搏,

      敢叫天堑变通途

      在雪山乡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进门最显眼处,挂有绣着“革命路上永向前,千年雪山变通途”字样的锦旗。它是东雪公路1978年10月1日通车典礼上,所获锦旗原貌的复制品。对面的展柜里陈列着青海日报刊发的消息——《玛沁县九个公社实现社社通公路》的复印件。

      时间回到48年前。那时的陶振华已经从抗美援朝朝鲜战场上回国,转业至玛沁县工作了13个年头。1973年9月,陶振华任雪山公社副书记。

      在去雪山乡的路上,积雪漫过小腿,步行80多公里要攀近60度的斜坡,要穿过容不下两人并肩的崖壁小道……上任之路让陶振华这位曾转战朝鲜战场的老兵,领略了一番更为艰苦的“行军”。

      一路上,陶振华耳朵里听到最多的是,牧民每转一次草场,都有牛羊掉入河谷,更常有幼童因失足命丧峡谷。突发疾病只有靠土药方。

      当时的雪山乡,全县仅有的电器家当是两台收音机和一个老旧的喇叭。群众取暖只有牛粪,牧民身上的皮袄既是白天的衣服也是夜晚的被褥。没有路,囤积的牛羊毛皮销售不出去,外界的生活用品、药品等必需品运不进来。与世隔绝的雪山乡不是世外桃源,而是脱节于社会发展的穷山僻壤。

      雪山乡当时的现状深深刺痛着陶振华的内心。要想改变现状,修路是唯一的途径。

      但压力着实不小。

      “游牧生活惯了,加上全县牧民基本上都是文盲,从没想过修路!”当时还是个毛头小伙的玛才老人道出现状。

      “没有路,这里永远不会有发展,老百姓的日子也永远过不好。路必须修,出事儿我担责!”

      1974年夏天,雪山公社党支部先后两次召开三级干部会议,作为旁听的玛才感受到了陶振华作为一名共产党干部的魄力和担当。他为民办实事的决心一传十十传百,在雪山乡牧民间传开,群众一致表决通过并决定1975年5月1日动工修路。

      没有机械的协助,望着悬崖峭壁上的岩石,陶振华手把手地教40名年轻力壮的修路队员使用铁镐、铁凿。玛才所承担的任务是爆破,“手艺”师承工程兵出身的陶振华。九牛峡谷是修建东雪公路第一处需要爆破开道的地方。少则二十来米多则近百米的峭壁陡坡,陶振华腰系草绳凿点安炸药,“安全绳的扣不能单结一系了事,要用多重结系牢固;雷管装填手既要稳又要轻,导火索要确保触到位。”修路三年半,陶振华带着玛才完成了近20处开山炸崖的危险任务。

      其实,修路的危险不止这些。观参沟、木隆沟弯险水急,但也是架桥的原木顺流运往架桥点阴柯河桥的必经之路。原木总会横亘在狭窄的河道造成堵塞,需要人跳进河里靠手推肩扛调整着原木的姿态。危险不仅仅是来自雪山冰川刺骨的河水导致腿抽筋后溺亡,还有急速顺流而下的原木所带来的撞击风险。每当遇到这样的险情,陶振华总是第一个跳进河里清道。七座桥的搭建都需要这样高风险的保障,翻译索智合已经记不清陶振华带过多少次这样的头。

      耗时1240多个日夜,东雪公路于1978年10月1日正式通车。没有用国家一分钱,挖掘土方11万立方米、开采石方21万立方米,放炮开挖山体10余处、拉运修路木材500立方米。共动用人力3200人次,且零重大安全事故。期间陶振华一直践行着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只要不开会就必须和牧民一起修路。也因此被当地牧民们称为“民工书记”。

      上世纪80年代初,雪山乡第一台电视机通过东雪公路走进了雪山乡;90年代中期,雪山乡的虫草通过东雪公路走向市场,牧民放牧转场骑上了摩托车;到了2000年,小汽车开进了牧民家……

      不曾停歇的脚,

      跋山涉水走进了牧民的内心

      距离总是用脚一步步缩短的,信任都是用心换心得来的。

      在雪山乡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的展柜里,一个黄绿色的军用挎包是从牧民手中收集来的陶振华的遗物。军用挎包来自雪山乡的长乃草场,距离雪山乡乡政府约有30公里。途中会经过垂直陡峭的岩壁,和三四十米深的河谷。

      时隔多年,长乃草场上曾经放牧的牧户已寻不到踪影,但经常陪陶振华下帐调研的向导泽百还依稀记得1973年11月初的一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幕。

      长乃草场地处半山腰,海拔达到了4500多米,是雪山乡牦牛幼崽冻死发生率最高、牛群遭受狼群袭击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牦牛是牧民的唯一生活保障。陶振华来此调研目的是寻求解决的办法。走了整整一天,风雪打湿了泽百和陶振华的棉衣,棉鞋的胶底冻得生硬,遇到坡度大的地方就得手脚并用地爬。

      知道牧民生活艰苦,自带干粮下帐调研一直是陶振华的习惯。“这里真是穷得叮当响啊!”走进帐篷,牛粪打底,放上就地拾来的石板,铺上未退毛的牦牛皮,便是一张睡觉的床。泥土和石头砌成的简易火灶,是整个帐篷唯一的供暖源。

      “看到不远处一块不大的风干牛肉,一小块留有刮痕的酥油,书记示意我把带的炒面分给牧户。”泽百从陶振华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来自他内心的酸楚。

      帐篷外,寒风裹着大雪片没有半点要停歇的意思,牧户的儿子放牧未归,陶振华拿起手电钻出帐篷小跑去放牧点。长乃的地势随着山体沟壑纵横,一面又是陡峭的河谷,冬季的大雪天不慎滑倒就有滚入沟壑,摔入河谷受伤甚至送命的危险。牧户的儿子和十多头牦牛最终被陶振华带回来了,一个干部竟为普通牧民冒如此大的险,老牧人眼含热泪紧握着陶振华的手,嘴里反复说着“瓜真切”(藏语谢谢的意思)。

      为方便日后大雪夜安全回家,临别时陶振华将装有手电筒的军用挎包,一并送给了这家牧户。

      回到乡政府不到十天,陶振华便研究出了建育幼圈防寒防狼、就近预留草场专供幼崽冬季食用等办法,并在全乡推广实施。第二年,幼崽成活率从每年至少会死三分之一,变成了偶尔得病死一两只。

      在任6年时间,雪山乡1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每一处都留下过陶振华的足迹。300户牧民家的帐篷,都曾有过陶振华的身影。下帐调研之路就是一趟倾尽全力为民解忧的行程。

      今年21岁的俄智措,听妈妈讲过陶振华和她姥姥之间的一段往事。40多年前,俄智措姥姥咳嗽不断并伴有咳血的症状引起了陶振华的注意,“按现在来说应该属于肺结核之类的传染病,但他并不回避反倒是急着了解病情。”

      “每次去县上开完会都会带些止咳药送来。”跟他共过事的老人说,“乡上无正规卫生院,陶振华打过很多次报告,每次开会都要求配备医疗设备,派专业医务人员驻乡改善医疗条件……”

      1979年,陶振华调任玛沁县委副书记,许多牧民每逢春节都会带着礼物去给陶振华拜年。面对送来的礼物,陶振华总是那句话:“来我这儿没必要非选过年过节,更不要带什么礼品,要带就带些你们日子越过越好的喜讯来。”

      今年清明节前夕,雪山乡组织党员干部及生态管护员,在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举行了一场以奉献为主题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雪山乡党委书记刘成财为陶振华报上了一条条喜讯:

      “老书记,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生态养殖合作社,畜牧业发展更科学高效。”

      “乡卫生院拥有了做B超、血液常规检查等能力,做到了小病不出乡大病早发现。”

      ……

      一个党员,

      就是一颗可以燎原的火种

      陶振华留给雪山乡牧民群众的,除了一颗为民解忧的赤子之心,还有就是坚定跟党走、心系老百姓的情。

      在雪山乡阴柯河村住着一户人家,牧户才桑今年64岁,是雪山乡第一批民兵之一,也是雪山乡入党浪潮的见证者、参与者之一。他学会的第一批汉字是“共产党”“劳动人民”,首批会唱的汉语歌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习雷锋好榜样》。40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跑早操、整理内务、看书学习的习惯。不仅如此,还把儿子培养成了雪山乡第二代民兵,如今依旧带着孙子孙女练队列出早操。一家人的生活有点儿半军事化的味道,思想和作风以入党条件为标准,“跟党走”的信念在他家一代传着一代。

      才桑从一个牧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党员,改变的历程与陶振华分不开。1977年随着东雪公路修建进程,到达了4500米的贡垭口,雪山乡民兵连要完成修路、执勤、训练等任务,所面临的困难也在加大。

      “真不如放牛自在……”才桑打起了退堂鼓,同连兵达尕布、那布也开始动摇。

      负责后勤保障的雪山乡党委副书记秋保送来了一麻袋牛肉。那点肉对于40多人的修路队来说,也就是一两顿就吃完的事儿。当时的才桑三人只顾着自个儿填饱肚子,忽略了执勤任务,没有在意崖壁上松动的岩石。岩石滑落大小石块飞向人群,慌乱中有人险些掉入河谷。

      闻讯赶来的陶振华怒了,“你们的职责是吃吗?”才桑发现陶振华嘴角和衣领上还残留着炒面渣。“他没去吃肉而是拿自己仅存的一点儿炒面充饥。”这让才桑失去了向陶振华顶嘴找借口的勇气。傍晚收工,才桑三人在僻静地方找到了还没消气的陶振华,“乡亲们为什么凑来一袋肉给你们吃,不就是因为你们在为全乡人做贡献。民兵也是兵,遇到困难要先想着群众。而你们呢?不仅只顾着自己还擅离职守,无组织无纪律。”陶振华语重心长地对才桑说。

      有一年,玛沁县下大武乡发生罕见的大雪灾,雪山乡民兵连接到运送救灾物资的任务,才桑三人从修路前线调回随队执行任务。折德垭口是通往下大武乡的必经之路,积雪最深处有齐腰深,寒风裹挟着大雪,连牦牛都有些畏惧不肯前行。有了在贡垭口失职挨批的教训,面对民兵连里出现的“要不等雪停了再走”“大雪都把山封了还是回去吧”等想法,才桑三人一边做着其他人的思想工作,一边带头唱起了《学习雷锋好榜样》激励着队员。

      近四个小时艰难跋涉,救灾物资安全送达了下大武乡。烤了烤冻得硬邦邦的皮袄和裤子,雪山乡民兵连并没有按计划返回,而是在才桑三人的带领下参与到了救灾当中,随后的一封表扬信让陶振华倍感欣慰。此后乡党委直接领导的民兵连,成为了雪山乡维持治安、参与各类救灾、投身基础建设的中坚力量,并影响着牧民群众思想,激发着牧民们踊跃入党的激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个党员就是一颗火种。雪山乡的党员从起初的7个人发展到近百人,能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当地牧民无上的光荣。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青海新闻网果洛州政府网玛沁县政府网青海省人民政府网青海旅游网人民网青海频道新华网青海频道中国藏族网通
    青海羚网青海日报青海电视台青海广播电台青海法制报西海都市报西宁晚报海东时报
    主办:中共玛沁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 青ICP备19000163号-35
    免责声明:玛沁新闻网由中共玛沁县委宣传部主办,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和域名备案管理。网站内容发布和审核均由玛沁县委宣传部负责。
    最新国产视频,玩偶姐姐陪玩四部曲视频,美拍自拍原创中文字幕高清无码老年性,国产一区二区免费,www.456.com四虎,99久久免费看国产一区 墨玉县| 章丘市| 阜新市| 渭南市| 黄陵县| 渝北区| 天台县| 平湖市| 隆德县| 疏附县| 金华市| 沙河市| 城固县| 晴隆县| 商洛市| 抚顺县| 兴和县| 峨山| 纳雍县| 新泰市| 分宜县| 垫江县| 保亭| 济源市| 武胜县| 无为县| 永胜县| 鹤壁市| 磴口县| 孟津县| 宣威市| 高安市| 都江堰市| 岱山县| 从化市| 金湖县| 乌苏市| 东港市| 舒城县| 汕头市| 湖南省|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